中国向希腊援助抗疫医疗物资
来源:中国向希腊援助抗疫医疗物资发稿时间:2020-04-05 19:59:35


△《华盛顿邮报》文章截图

3月25日,印度对外贸易总局禁止了羟氯喹的出口,但表示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允许某些批次的羟氯喹出口。

有国外网民质疑Peter Antevy是在炒作,并询问他和该检测工具生产商之间的关系。他表示,这款工具已在中国广泛使用,现在在美国也能买到,而自己与生产商没有关系,“我想从中国引进这些工具,以便对与我合作的急救专业人士进行检测。”他还表示,自己之所以要重新检测,是为了与另一个品牌的工具对比。

正如作者所说,这不是蓬佩奥一个人的错,因为他也只是为了取悦他的老板——特朗普。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

特朗普称,在受疟疾影响的国家,人们服用羟氯喹,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并不多。特朗普表示,如果需要,他自己也会服用羟氯喹。△《华盛顿邮报》文章截图

抨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疫情期间的表现,称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

特朗普表示,如果印度按照美国的要求出口大量羟氯喹,他将不胜感激,但他没有提及美国公司从印度订购的羟氯喹数量。

由于预期羟氯喹将成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种成功药物,美国已经储备了约2900万剂羟氯喹,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要求莫迪帮助美国获得数百万剂的羟氯喹。

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在11月中旬,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身体疼痛、精疲力尽、干咳、发烧,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另一名网友回复她:“您,我以及看起来数以千计的人都有这种经历。我的医生证实了一种奇怪的呼吸道病毒,这种病毒很难消灭,在去年秋天持续了2-3个星期,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不是流感。”不过,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Peter Antevy表示,也有这种可能性。杨占秋认为,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比流感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