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谣!石正丽团队发表声明:猫群感染是媒体误读


文章称,在新型冠状病毒问题上,蓬佩奥一直陷入毫无意义的对中国的攻击中,这几乎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效果,却很有可能以“无辜人民的大规模死亡”而告终。

△《华盛顿邮报》文章截图4月4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71场召开。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了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相关情况,其中有一病例为美国留学生,在疫情高发国家仍进行多国旅行,并接触过发热和确诊病例。

蓬佩奥在新冠肺炎的问题上如同“隐形人”,他只有一次出现在特朗普每日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上

正如作者所说,这不是蓬佩奥一个人的错,因为他也只是为了取悦他的老板——特朗普。

据庞星火通报,某女,在美国留学。2月29日从美国底特律飞往荷兰鹿特丹,3月8日从荷兰鹿特丹乘火车经比利时布鲁塞尔至英国伦敦。9日至16日与同行的老师、同学共16人赴伦敦城南、城东、西南部小镇、某郊区庄园、圣保罗大教堂和格林威治等多地参观。17日从英国伦敦出发,经埃塞俄比亚转乘埃塞俄比亚航空ET604航班飞往北京,19日抵京,前往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26日出现咽痛,未报告;29日出现咽干,未报告;31日隔离点对观察对象进行新冠病毒核酸主动筛查,4月1日患者检测结果为阳性,即由120救护车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就诊。结合患者境外旅行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3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患者自述,与其同行赴英的16人中,1名美国籍学生于3月14日发热,1名美国籍老师于3月30日确诊。

“原油价格战”叠加疫情需求减弱因素,已经使得国际油价今年下跌了约2/3。路透社称,美国原油产量在2018年超过沙特,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产油国,并在原油市场上成为沙特、俄罗斯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等产油国的竞争对手。在沙特今年3月率先宣布大幅增加原油产量,同时为亚洲和欧美客户提供罕见油价折扣,重挫油价、冲击美国页岩油产业后,特朗普表示要斡旋沙特俄罗斯减产以制止油价继续下滑,而沙特和俄罗斯希望美国也一同减产。但特朗普周五与美国各大石油企业代表会谈后,并未提出减产的计划。

但对原油进口加征关税会不会产生效果,还很难说。美国石油协会、美国燃料与石化制造商协会本周告诉特朗普,一些美国工厂依赖国外原油,对石油进口的关税将危及国内炼油业务。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每天从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进口的石油合计超过100万桶。

“如果我必须对来自外部的石油加征关税,或者如果我必须采取某种措施来保护我们成千上万的能源工人和提供这些工作的伟大公司,我将尽我所能”,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六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态称,低油价损害美国大量就业。路透社5日报道称,此前一天,特朗普在与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美国石油行业高管会面商讨救助措施之后表示,他目前暂不考虑关税,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公平对待,这是一种可以使用的工具”。

路透社称,特朗普周六当天表示,沙特已告诉他,它已与俄罗斯达成协议,共同将石油产量每天减少1000万桶或更多。但截至目前,两国均未确认该计划。另据OPEC消息人士4日透露,原定于4月6日举行的OPEC+视频会议可能将推迟至4月9日,以便沙特和俄罗斯有更多时间进行谈判。该消息人士表示,两国目前尚未达成任何减产协议草案。△《华盛顿邮报》文章截图

“目前跨国旅行具有较高的感染风险,这一病例在隔离观察期间二次出现症状但未及时报告,存有侥幸心理”,庞星火表示,希望有境外生活旅行史的入境朋友密切关注身体异常变化,及时报告并就诊。